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子游艺 >
电子游艺:心里都有侠义柔情的一面
  我认识有一个哥们,单纯因为对代码结构和美感的追求,电子游艺从fb跳槽去了google,他实在克制不住自己不想看同事代码的心情。去了Google后虽然没觉得周围人写的就多好,但他发现有个好处是,就算是离职同事留下的代码也统统能一眼看明白。
 
  还有不少在google干了一年就浑身不舒服跳去了Facebook的人,他们觉得Google养老性质严重,想快速搞点儿产品做点事出来,有“big impact”。
 
  Google和Facebook,对诗和风的追求,这一周期中回国加入创业潮中的人起码具备其中一个特质。来自前者的更多一开始就成为创业者本身,后者更多先是一个厉害的或者有时效性战略性项目的带头或者执行人,然后再创业。
 
  上面说的只是程序员出身创业者类型的一个现象,这个现象更加适用于这本断代史上的第一二波创业者,也就是技术创业者。
 
  并不是所有创业者都是程序员出身,在创投领域涌入大量资金和人才后,任何行业的人只要会“找人找钱找方向”,都可以有玩转科技创业的可能。
 
  前提是要有非常漂亮的营收数据,或者讲出一个非常动人的故事。
 
  我知道硅谷有一家创业公司,甚至刚开始时称不上公司。那是一个视频团队,跨境创业潮火热时候给中美两地相互拓展中的创业者拍宣传片提供送水业务。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金流生意,赶在风口上很快有了不错的营收。
 

  基于此引入投资人时,他们先说出了一个一句话的故事:我们要做硅谷范儿的一条!获得了千万级天使投资。是最近最喜欢的一个物件了。就这张小小的东西,我每天能拿出来看好多次。随意涂抹的浓墨重彩里透出爱心形状的天,爱因斯坦和卓别林,这两位人类史上最厉害的科学家和表演艺术家,共同站立着举着牌,上面写的是Love is The Answer。
 
  这是一张真实的画,有一面墙那么高,上个周末我在SOHO一个画廊里找到的。艺术、科学、哲学、创造力,大概和美相关的一切元素都包含在里面。让我确切说我也不能完全说明白,但看到时心里的感受是特别震撼的。
 
  最近睡前会看陈丹青的《局部》,里面有句话超感动,意思是看一幅画不需要懂得,需要的只是站在画前那几秒的惊喜。而惊喜是不需要道路的。
 
  (比如这幅梵高的画,我刚看到的时候甚至不知道名字。但知道,会有那么重要么?)(比如这幅梵高的画,我刚看到的时候甚至不知道名字。但知道,会有那么重要么?)
 
  BAT是要变成J(京东)AT还是J(今日头条)AT,滴滴快滴合并前亿万级的放血补贴,QQ和360不惜折损用户的世纪大战,拼多多刚IPO就被各方势力群起剿杀……
 
  创业是一件看上去血淋淋的事,群雄逐鹿深坑遍地,创业者每天都行走在棋盘里,在楚河汉界搏斗厮杀。
 
  是一件好像和美谈不上有什么关系的事。为什么我想放在第一个说?
 
  就像每一个钢铁直男,心里都有侠义柔情的一面。创业史上有诗有酒有故事,小成小故事,那些集大成者的商业案例,在资本纵横同时一定同时碰撞着满满人性的东西。
 
  有最初对这个世界某个不好之处的抗拒,过程中想达成更好状态的动力,的和终极意义上的对大美境界的追求。
 
  这样讲好像虚了点儿。先说说在硅谷呆了4年,我被那儿的地气带着顺道研究了20年科技创业断代史。很多人的创业,最早都是始于创始人一行“像诗或者风一样的代码”。
 
  中国的第一代创业家们如马化腾、雷军、李彦宏、陈天桥,然后是王小川、张一鸣,再到最近登陆美交所争议不断的拼多多创始人,他们都是计算机专业科班出身。
 
  美国的一个研究表明,少数的、顶尖的、赚到大钱的程序员,创造了世界上绝大多数优秀的软件。可以说,最顶尖的5%程序员写出了全世界99%的好软件。
 
  代码界是有鄙视链的,比如Google和Facebook的人就相互存在代码鄙视。
 
  在Google,上传的代码需要经过三个人的审核,成为大家都觉得不错的样子。而在Facebook这样一个HACK精神极强的地方,追求move fast(要跑的快),是凡能跑通的代码都立刻上传。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