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子游艺 >
电子游艺:地利是指中国广阔的市场和二十年积
  1998年的一个夏天,被后人称为硅谷之父的Ron Conway走出Palo Alto市大学路165号大门时,电子游艺他可能不会想到这个地方会被好友Paul Graham称为“The Lucky Building”,因为入住过早期的Google、Paypal、Danger和Logitech被列入硅谷创投圈知名景点。而他即将要投资的Google,也会在未来的20年里披荆斩棘,一路高歌。
 
  他可能更不会想到,近20年后, Paul Graham创立的YC与大学路165号建筑拥有者、伊朗兄弟Rahim Amidi 和Saeed Amidi 所建立的Plug and Play将成为硅谷孵化器的标杆,而当时寂寂无闻的中国市场也将开启硅谷孵化器的另一个大航海时代。
 
  Google早期团队在大学路165号办公室Google早期团队在大学路165号办公室
 
  自2010年中国双创兴起以至爆发以来,硅谷一线孵化器先后瞄准了这个充满活力的市场,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是指2015年国务院颁发的“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政策利好,地利是指中国广阔的市场和二十年积累的生产能力,人和则是中国前赴后继的创业者们,以及不断成熟的创投生态系统。
 
  于是,就有了2013年500 Startups设立大中华区办公室,成为第一个进军中国市场的一线孵化器; 有了2016年Plug and Play入驻中关村智造大街,并在三年之内设立8个地区办公室和8个垂直行业;有了2016年海航集团向Rocket Space投资3.36亿美金,开启一系列本土化和全球化布局;还是2016年,孵化器中不是来自硅谷、但估值最高的Wework宣布进军中国,并在之后引发了优客工场收购洪泰创新空间,优客工场与WeDo和无界空间合并;Wework并购裸心社等一系列共享空间行业震荡。
 

  以及,2018年8月14日晚,YC任命前百度COO陆奇为YC中国CEO,硅谷最负盛名的孵化器和“硅谷最有权势的华人”出席在中国创投市场的时间或许晚了点,但并没有缺席。纽约的早八点,也就是加州夜里五点,我在硅谷那的投资人朋友Garnett终于发来了这篇word文档。
 
  编年史的笔法,宏伟的叙事,里面的大学路165号和所有机构以及名词,都是我在硅谷的四年里再熟悉不过的。
 
  从历史角度和全行业角度,他一点点从侧面诠释了硅谷孵化器入华的思考、竞争、转型、和规划。文里有中美贸易战的金戈铁马;有经济硬着陆的严冬开端;有新老玩家的逐鹿江湖,以及很多中美创投圈不得不说的故事。
 
  如果去梳理孵化器行业的生态环境,每3-5年是一个完整的周期:
 
  05、06年YC和Plug and Play成立;10年500 Startups、WeWork、Rocket Space在金融危机后崛起;15年随着中国“双创”引发海外孵化器入华的爆发。2018年,就在最近陆奇携硅谷最牛孵化器YC入华,业界期待一个新周期的到来。
 
  Garnett说,谨以此文,纪念一个时代的终结,和另一个时代的开端。
 
  你也发现啦,可可的这个个人号上总是很长很走心的文。第一次发朋友的东西,也希望你能够喜欢。来看Garnett这篇,《硅谷孵化器的中国江湖》。
 
  “当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锐不可当。万物肆意生长,尘埃与曙光升腾,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
 
  ——吴晓波,《激荡三十年》”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