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子游艺 >
电子游艺:打造具有感知能力的逝者“克隆体”
  类似于上述的案例还不胜枚举,人们已经在通过“数字复活”这一AI技术,电子游艺在使亲人“重生”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
 
  但如果只是通过聊天软件模拟已经设定好的对话,给人的感觉未免太过死板也太过虚无缥缈。那么,AI“复活”能否依托于日益发达的人工智能科技,寻找到其他的出路呢?智能相对论在查阅相关资料后大概总结了三种方式。
 
  最近瑞典从事相关研究的科学家声称,利用人工智能技术不仅可以为死去的亲友创建一个意识的“复制”,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打造一种逼近真实的感触。比如我们熟知的Siri,研究者希望从类似的“智能助手”的角度入手,完成后的这个“生命的复制品”,从简单的天气问答到更加复杂的综合事件都能一一应对。而该技术随着科技的发展,或许还能更进一步,就像英剧《黑镜》中的设想一样,打造具有感知能力的逝者“克隆体”。这样一来,机器人不仅能与人们交谈,还能和人类发生真正的身体接触,假如这一设想成为现实,未来人类便能够以数字的形式实现永生。
 
  美国洛杉矶一家公司提出了一个新概念——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将人类“起死回生”,预计2040年将实现。洛杉矶Humai公司希望基于人工智能技术将死人“复活”,此项计划是将人类大脑冷冻,之后通过“个性化芯片”将个人的数据编码在人造身体的芯片和传感器上,使用人工智能和纳米技术存储重要数据,涉及到会话风格、行为模式、思维过程以及人体功能信息,之后这些数据将编码成“多样化传感器技术”,它将固定在一个结合死人大脑的人造身体中。
 
  亿万富翁伊隆·马斯克(Elon Musk)认为人类不久便可操纵并保留记忆,并将其作为自己创办的Neuralink公司的宗旨。Neuralink公司正在研发“神经织网”(neural lace)技术,即将微型电极植入脑中,将来或可用于上传和下载思想,再将思想植入已经准备好的容器中,从而实现记忆的保留。
 

  而另一个亿万富翁俄罗斯亿万富翁德米特里·伊斯科夫(Dmitry·Itskov)在几年前提出了“永生人”的计划,又被称为“阿凡达计划”,这项计划的目标是将人类意识转移到非生物载体上,以延长生命,甚至永生不死。“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但他却还活着。”这句看似是思想层面的话语,在如今人工智能高速发展的时代,或将成为现实。
 
  电视剧《黑镜》中,女主无法忘记车祸去世的丈夫,使用人工智能对自己的丈夫进行了克隆;而电影《超能查派》里,开启查派生命的人工智能工程师迪恩,在濒死的时候也将自己的意识复制到了机器人中,以机器人的身份获得“永生”。
 
  思想映射到现实,随着人工智能发展至今,这些只能出现在影视剧里脑洞大开的情节,慢慢有了实现的可能,而与亲情有关的“重生”,更是让这一项技术有了悲天悯人的色彩。
 
  人们总是难以接受亲人骤然离世的现实,因此,有不少人提出了通过人工智能将已逝的亲人“复活”,使他们继续留在自己身边的设想。一个人去世以后,生理上会自动停止细胞的代谢,但如果他的个人信息并没有消失,我们可以通过一个虚拟形象来进行情感和行为的交互,那么社会层面上来说,这个人就还是活着的,而这也是AI“复活”亲人的原理。
 
  据目前的研究表明,AI可以通过“数字复活”将人类复制,也就是把一个人生前的影像资料、社交关系、信息文本等诸多数据综合起来进行处理,用计算机模拟出和真人高度类似的语言表达、行为举止等方式,用语音和语言交流(比如聊天工具)等来再现一个人生前行为特征的复活方式。
 
  在进入AI时代之后,由于算法的丰富和算力的提高,实施“数字复活”的可行性也得到提高,我们可以将已故之人生前的话语甚至种种行为记录下来,然后通过“虚拟现实”来呈现,形成一种“复活的效果”。
 
  美国《纽约时报》记者詹姆斯?弗拉霍(James Vlahos)的父亲因癌症病逝,在父亲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里,弗拉霍设计出了一款聊天程序,将父亲的话语全部录制下来,之后,他借助Pullstring平台,设计出了专属的聊天机器人程序,以此实现与去世父亲的虚拟交流。
 
  无独有偶,俄罗斯人工智能创业公司的CEO Eugenia Kuyda将这些年来她最好的朋友Roman Mazurenko发给她的照片、新闻标题和上千条SMS短信输入一个神经网络中,创造出一个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许多认识Roman的人都说这个机器人说话的风格就和他本人一样。
 
  
(责任编辑:admin)